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女性 > 正文

古代女子生活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9-09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生育,曾使古代妇女高居于神坛之上,也曾使她们沦为男性的婢仆与工具。生育,是古代妇女对我们民族的光辉贡献,也是她们人生的一大劫难。

  生育(儿子)的能力成了古代男性社会衡量女性的重要标准,是影响女性一生命运、地位的决定因素。

  古代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和权力是附属于丈夫和儿子的,丈夫一旦去世,倘若没有儿子继承宗祀和财产,她们就失去了依托,往往也就会失去在夫家的地位和财产权。

  中国传统观念尊重母亲,重视母亲的养育之恩和母子关系:母凭子贵,吕后慈禧佘太君贾母

  南方的越国为复亡雪耻,由王后亲自带领全国妇女辛勤纺织,在很短时间内,就织成葛布10万匹,进贡给强敌吴国,赢得了复兴国家的喘息之机。

  一些人家的女儿终生不嫁,被幽禁于家里埋头纺织以交纳赋税、供给朝廷。“女儿布”。

  那些专门供奉朝廷的“织锦户”“贡绫户”的专业织女们被迫终生纺织,贻误青春。

  编织、缝纫:织席,做袜子,做肚兜(兜兜巷),做络丝,编织辫线,挑袜子结边,编手套围巾小儿衣帽

  采(菱、莲、藕、茶)拾(穗),砍樵,农耕,畜牧,摇船操橹,淘金,挑私盐贩卖(赤脚),服劳役(做饭、修筑)、兵役(供应粮饷,修筑工事,拆房纵火)

  女老师,女医生,三姑【尼姑、道姑、卦姑(看相)】六婆【牙婆(人口买卖)、媒婆、师婆(巫婆)、虔婆、药婆、稳婆】,走江湖卖艺,奴婢、仆妇,厨娘。

  不在于让她们学习知识、开发智力,而是要让她们知晓礼法、妇道,成为最符合男权社会要求的贤女贞妇。

  礼法,懂得男尊女卑,甘心居于卑下地位,柔顺服从,遵守“三从”(父、妇、子)与“四德”(妇德、妇容、妇言、妇功)的道德准则。

  明清之前,虽然社会并没有大力提倡过女子学习文化,但似乎也没有人提出过一概反对妇女读书识字的主张。

  大约至明清时代,“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观念才蔓延流行起来。明清时代礼教全面加强,妇女地位全面下降。害怕她们心智得到开发,不能再安分守己,甚至会做出一些“非礼”之举来。但也有不少人持反对意见。

  总的看来,中国古代社会的主流观念是主张女子读书识字、学习文化的,而且赞赏女子有文化修养、有才学。事实上,一般士大夫家庭、书香门第的女子大多从小读书,许多市民、商贾人家同样让女儿认字学习,一些高门大户的姬妾甚至婢女也被要求学书学算。所以古代妇女有文化者比比皆是,倡优、妾婢、尼姑、女道士等女性中也常有识文断字者。

  汉代上层社会有不少自幼读书的知识妇女。唐代妇女学习诗文蔚成风气,宋代才女辈出,明清时代虽然“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观念是在民间流行,但并没有完全改变女子的读书习文传统,清代还形成了一个妇女文学的高峰。

  宫廷设学堂,聘请专门师傅教课授业,在家中设立家塾或学馆,村镇学馆,塾师在自家设馆,女子拜名师为使入门学习,外出求学-----比例小。长辈传授。

  随着礼教的加强,两性防范日益森严,女子在婚姻上的自主权、发言权越来越少。

  先秦时代王公贵族的两性关系与婚姻关系显露出了浓重的原始性习俗色彩,不仅混乱,而且时常发生在后世看来是“”的行为。

  节妇们虽然赢得了好名声,其实生活痛苦,即使衣食无忧,也有说不出的苦恼、收不尽的煎熬。

  贞节观念使得千百万节妇烈女自觉自愿引颈而戮而不觉其苦,有砍向了那些被扣上“失贞”“失节”罪名的妇女。

  中国古代上层社会的贵妇和官宦之家的妇女历来有着正式的宫廷朝会和官场社交活动。

  妇女以母亲或妻子的身份出场,有着夫荣妻贵、母以子贵、从属于男性的意味。亦表明,妇女作为母亲、妻子在社会和家庭中具有一定地位。

  先秦、汉唐时代,男女共同聚会的社交活动方式虽受到一些维护礼教人士的反对,却还是常见的。

  魏晋南北朝时代,儒家礼教受到冲击,士大夫放浪形骸成风,男女之间的交际更为随便。

  宋宋妇女交游不及唐代妇女那样无所顾忌,但男女间的交往忌讳仍较少。(夜半饮宴)

  缺乏感情慰藉或不耐家庭生活的苦闷,需要精神寄托于交流,需要别人的同情与帮助。

  上巳节,清明节,端午节,六月六日纪念因补天而死的女娲,立秋日,七夕,八月初一“天医节”(用眼明囊取露水擦眼),中秋(走月亮或踏月),重阳节,东至,十一月“报母恩”,十二月二十日“蚕生日”,等等等等等等

  读书习文,吟咏诗赋,琴棋书画,投壶,双陆,藏钩,叶子戏,弹棋,掷骰子,摸骨牌,抓子儿,骑马,放箭,逐猎,打球。

  北宋中后期缠足者仍然很少。北宋末、南宋时社会虽已流行缠足之风,但一些维护传统、讲究家法礼教的人家把它看做是一种浮华时尚和过分妆饰,不赞成妇女去赶这个时髦。

  生育,曾使古代妇女高居于神坛之上,也曾使她们沦为男性的婢仆与工具。生育,是古代妇女对我们民族的光辉贡献,也是她们人生的一大劫难。

  生育(儿子)的能力成了古代男性社会衡量女性的重要标准,是影响女性一生命运、地位的决定因素。

  古代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和权力是附属于丈夫和儿子的,丈夫一旦去世,倘若没有儿子继承宗祀和财产,她们就失去了依托,往往也就会失去在夫家的地位和财产权。

  中国传统观念尊重母亲,重视母亲的养育之恩和母子关系:母凭子贵,吕后慈禧佘太君贾母

  南方的越国为复亡雪耻,由王后亲自带领全国妇女辛勤纺织,在很短时间内,就织成葛布10万匹,进贡给强敌吴国,赢得了复兴国家的喘息之机。

  一些人家的女儿终生不嫁,被幽禁于家里埋头纺织以交纳赋税、供给朝廷。“女儿布”。

  那些专门供奉朝廷的“织锦户”“贡绫户”的专业织女们被迫终生纺织,贻误青春。

  编织、缝纫:织席,做袜子,做肚兜(兜兜巷),做络丝,编织辫线,挑袜子结边,编手套围巾小儿衣帽

  采(菱、莲、藕、茶)拾(穗),砍樵,农耕,畜牧,摇船操橹,淘金,挑私盐贩卖(赤脚),服劳役(做饭、修筑)、兵役(供应粮饷,修筑工事,拆房纵火)

  女老师,女医生,三姑【尼姑、道姑、卦姑(看相)】六婆【牙婆(人口买卖)、媒婆、师婆(巫婆)、虔婆、药婆、稳婆】,走江湖卖艺,奴婢、仆妇,厨娘。

  不在于让她们学习知识、开发智力,而是要让她们知晓礼法、妇道,成为最符合男权社会要求的贤女贞妇。

  礼法,懂得男尊女卑,甘心居于卑下地位,柔顺服从,遵守“三从”(父、妇、子)与“四德”(妇德、妇容、妇言、妇功)的道德准则。

  明清之前,虽然社会并没有大力提倡过女子学习文化,但似乎也没有人提出过一概反对妇女读书识字的主张。

  大约至明清时代,“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观念才蔓延流行起来。明清时代礼教全面加强,妇女地位全面下降。害怕她们心智得到开发,不能再安分守己,甚至会做出一些“非礼”之举来。但也有不少人持反对意见。

  总的看来,中国古代社会的主流观念是主张女子读书识字、学习文化的,而且赞赏女子有文化修养、有才学。事实上,一般士大夫家庭、书香门第的女子大多从小读书,许多市民、商贾人家同样让女儿认字学习,一些高门大户的姬妾甚至婢女也被要求学书学算。所以古代妇女有文化者比比皆是,倡优、妾婢、尼姑、女道士等女性中也常有识文断字者。

  汉代上层社会有不少自幼读书的知识妇女。唐代妇女学习诗文蔚成风气,宋代才女辈出,明清时代虽然“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观念是在民间流行,但并没有完全改变女子的读书习文传统,清代还形成了一个妇女文学的高峰。

  宫廷设学堂,聘请专门师傅教课授业,在家中设立家塾或学馆,村镇学馆,塾师在自家设馆,女子拜名师为使入门学习,外出求学-----比例小。长辈传授。

  随着礼教的加强,两性防范日益森严,女子在婚姻上的自主权、发言权越来越少。

  先秦时代王公贵族的两性关系与婚姻关系显露出了浓重的原始性习俗色彩,不仅混乱,而且时常发生在后世看来是“”的行为。

  节妇们虽然赢得了好名声,其实生活痛苦,即使衣食无忧,也有说不出的苦恼、收不尽的煎熬。

  贞节观念使得千百万节妇烈女自觉自愿引颈而戮而不觉其苦,有砍向了那些被扣上“失贞”“失节”罪名的妇女。

  中国古代上层社会的贵妇和官宦之家的妇女历来有着正式的宫廷朝会和官场社交活动。

  妇女以母亲或妻子的身份出场,有着夫荣妻贵、母以子贵、从属于男性的意味。亦表明,妇女作为母亲、妻子在社会和家庭中具有一定地位。

  先秦、汉唐时代,男女共同聚会的社交活动方式虽受到一些维护礼教人士的反对,却还是常见的。

  魏晋南北朝时代,儒家礼教受到冲击,士大夫放浪形骸成风,男女之间的交际更为随便。

  宋宋妇女交游不及唐代妇女那样无所顾忌,但男女间的交往忌讳仍较少。(夜半饮宴)

  缺乏感情慰藉或不耐家庭生活的苦闷,需要精神寄托于交流,需要别人的同情与帮助。

  上巳节,清明节,端午节,六月六日纪念因补天而死的女娲,立秋日,七夕,八月初一“天医节”(用眼明囊取露水擦眼),中秋(走月亮或踏月),重阳节,东至,十一月“报母恩”,十二月二十日“蚕生日”,等等等等等等

  读书习文,吟咏诗赋,琴棋书画,投壶,双陆,藏钩,叶子戏,弹棋,掷骰子,摸骨牌,抓子儿,骑马,放箭,逐猎,打球。

  北宋中后期缠足者仍然很少。北宋末、南宋时社会虽已流行缠足之风,但一些维护传统、讲究家法礼教的人家把它看做是一种浮华时尚和过分妆饰,不赞成妇女去赶这个时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11 王牌工作室3167785080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