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女同性恋的身份

2017-02-06 14:57

  在一个运动现场,马户对着玲姑娘臂弯里的九儿左看右看,忍不住感慨好多少遍:“太可恶了!”她今年26岁,“路上碰见一个可恨的小孩儿就想上去打个召唤”。旁人夸她抱孩子的姿态娴熟,她回:“由于常常抱……见个孩子就想抱抱。”

  已是14岁男孩母亲的梁曦薇立场则更审慎。斟酌到可能有生养时率性、生完了又不负义务的独身妈妈,社会又缺少有效的儿童维护机制,她忧心忡忡:“总归小孩是无辜的,每个决议都会影响小孩的将来……”

  因为女同性恋的身份,马户没法结婚,也不孩子。她跟玲姑娘因《中国“独身”女性生育权现状及法律政策考察讲演》而结识,呈文由三个本土机构组成的“独身女性生育权关注组”宣布,她们都是被访谈案例。

  这份报告中“单身女性”的定义重要参考国度法律政策中的划定,指“不在婚姻关联存续期间”的成年女性。报告采取问卷调查、深度访谈、文献研讨等方法,历时半年实现,其中在线问卷调查(2801份有效问卷)成果显示,在支撑单身女性生育这个问题上,持批准态度的女性比例是男性的两倍以上。

  李英是不婚主义者。在她看来,“不结婚就不能生小孩”的观点是一种轻视:“我不必定生,但不代表你就能不让我生。这不是我生或者不生的问题,而是自在抉择权在谁的手里。我要的是这个权力。”